那个私奔姑娘的尸体第二天不见了

原创 LittleRob  2018-09-02 21:40:15  阅读 557 次 评论 0 条
摘要:

她家里有钱,生病的时候父母多次想帮忙,都被丈夫挡了回去。人,常常是左右不了自己命运的。女人更是这样,甚至,死后没有能力寻一方静土安身。生同衾 死同穴。一个好女人,一个好男人,偏偏没有一个好结局。 一2004年,一个农民像往常一样早起去地里收麦子,走过路边的时候,他发现一座新坟被刨开了,实木棺材因为重,搬不动,还被留在土里,但里面空荡荡。 十里八村的人都知道,这座坟是前一天才刚刚下葬的。一传十,十传百,那阵子村里田间地头都在谈论,一具尸体的离奇失踪。 “谁的尸体不见了



她家里有钱,生病的时候父母多次想帮忙,都被丈夫挡了回去。



人,常常是左右不了自己命运的。女人更是这样,甚至,死后没有能力寻一方静土安身。

生同衾 死同穴。一个好女人,一个好男人,偏偏没有一个好结局。

 一

2004年,一个农民像往常一样早起去地里收麦子,走过路边的时候,他发现一座新坟被刨开了,实木棺材因为重,搬不动,还被留在土里,但里面空荡荡。 

十里八村的人都知道,这座坟是前一天才刚刚下葬的。一传十,十传百,那阵子村里田间地头都在谈论,一具尸体的离奇失踪。 

“谁的尸体不见了?” 

“文秀的。”

“文秀死了?怎么死的?”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文秀是我们村的名人,虽然四年求学在外地,但我每次回家都会听到关于文秀的种种。

她是在我考上大学的那年暑假,和娘家人闹翻了,私奔到我们村结的婚,嫁给了村北头的张俊峰。

张俊峰的母亲是南方人,生来皮肤黑,个子只有1.6米左右,在北方是个矬子。但文秀有1.75米的个头,剪着齐耳短发,一张娃娃脸,皮肤白皙,柳叶弯眉,笑起来有两个酒窝。 

我们村穷乡僻壤,大多数人都还在泥巴里刨食。尽管有了电视,经常会看到男女私奔的画面,但是现实中,大多数婚嫁还是靠媒妁之言,文秀便成了所有人的谈资。

大家都说俊峰这小子,真是有福气,没花一分彩礼就平白落了个漂亮媳妇。 

 

张俊峰比我长三岁,我们一起上过几年小学。每年六一,他都在舞台上表演“梅花拳”。 

习武在我们这里是一个传统,从很早开始,我们村家家都至少会派一个人练拳。在《水浒传》里,我们这片被描写成一个英雄遍地的地方。 

除了尚武的风气,一直以来被传递下来的,还有彻头彻尾的落后。河北省衡水市故城县,位于山东和河北的交界,曾经出名的“三不管”地带。我们村这些年里,就出了我一个大学生,大多数人上几年小学就辍学在家帮忙,比如张俊峰。

也许是习武分散了精力吧,他学习成绩一直不好,小学毕业就跟着他爸,开着拖拉机去邻乡做起了蜂窝煤生意。 

我们的邻乡是出名的“皮毛之乡”——大营。说起大营,方圆百里没有不羡慕的,一个普通乡村小镇,各家各户都做皮毛生意,每家都有雇工,缝制的皮大衣、皮帽子、皮手套都是出口俄罗斯,家家户户都盖起了两层洋楼。 

但在一片穷的地方富了起来,就会滋生一些穷凶极恶的人。00年初的时候,我们那里还有收保护费的小混混,但以在大营活跃的最多。

文秀是大营人,家里也是做皮毛生意。那天她一个人在家,雇工放了一天假,家里人也出门进货去了。两个收保护费的混混上门,见她一个人在家里,意图强奸她。还好是俊峰上门拉煤,一个人打走了两个,把文秀救了下来。 

文秀家在大营镇上也算有钱人,家是典型北方四合院,北屋上下两层共十间,里墙刷得雪白,家里彩电、冰箱、空调、洗衣机、热水器一应俱全,整面南墙贴满马赛克瓷砖。东屋三间红瓦红砖出厦的平房,是学徒工的宿舍。南屋四间是作坊,白天十几个工人在这里进进出出。西面三间,有一间是半敞着的偏厦,放着他们家的面包车,另外两间是仓库,堆放着毛料和成衣、帽子、手套。 

01年,我上大学的暑假,文秀刚刚嫁过来。我在发小的小卖部里听着人们七嘴八舌谈论着她,心想俊峰家那三间老房,没有院墙,一下雨屋里就下小雨,怎么容得下这样一个在蜜罐里长大的媳妇。 

再次见到文秀,是两年后的暑假了。 

那天天很热,我和母亲扛着锄头从自家地里出来。文秀骑着一辆大红色的电瓶车,从我们后面驶过,还是剪着齐耳的短发,皮肤有点黝黑,没有刚嫁过来时候白净了。 

她的怀里,坐着一个两岁左右的男孩,后座上坐一个十来岁的女孩。遇到本家的婶子,文秀捏刹车、把两个脚支在地上,停了下来。 

“呀,豆豆都这么大了!”婶子摸着她怀里男孩的头说。 

“刚过两岁生日。豆豆,快叫奶奶。” 

“哎呀,都这么大了,总觉得你没来我们这多久,你们速度也够快的。” 

“孩子,早生晚生都要生,早生早养。”文秀有点不自在地说。 

“也是!”婶子哈哈笑着。 

 “这个女孩是谁家孩子呀?”看向后座位的女孩。 

“我哥哥家的。”文秀说这话时,一脸轻松,看来她终于和娘家人冰释前嫌。 

回到家里,说起文秀,母亲赞不绝口,“他老张家真是祖上积德了,一分钱没花,平白落了个好媳妇。

“文秀平时下地吗?她从小没干过活。”我问母亲。 

“她不干,谁干?指望她那药罐子婆婆吗?”母亲瞪我一眼,“女人,嫁鸡随鸡,嫁狗随狗,不都这样。” 

原来,文秀嫁给俊峰这两年,不只学会了下地务农,还一直在搞副业。平时卖五金,农忙时就卖农药、化肥、种子。由于文秀待人真诚,又会说话,见人就笑,大家都喜欢去她那里买东西。不过,也有一些男人就是看她长得漂亮,去支持她杂货店生意的。 

老张家的日子红火了起来,拆掉了老房子,原地盖起五间石子水泥浇制的大瓦房,还置办了电脑、液晶电视、空调、冰箱等家电。 

可以说,文秀成了他们家的招财猫。 

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myexplor.me/beartical/81Thebodyoftheelopementgirldisappearedthenextday.html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LittleRob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发表评论

还没有留言,还不快点抢沙发?